1984年,一老红军“死而复活”,朝鲜领袖亲身恭请,邓小平交代立传

1950年,是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年,也是中国重新站上神坛之年。忆往昔,中国自从诞生,便屹立神坛之上,三皇五帝,秦皇汉武,乃至唐宗宋祖,哪一代不是辉煌灿烂至极。可是后来,一次鸦片战争撬开了国门,一次甲午战争掀起了瓜分浪潮,而再一次的侵华战争打破了所有的美梦。

但好在,经过无数有志之士的前赴后继,我们终于在1949年,打跑了所有敌人,重新屹立于世界之林。可是,朝鲜战争突然爆发,并且美帝国主义已经把爪子伸过了“三八线”。重要!大清朝之所以灭亡的原因之一,就是因为丢掉了朝鲜,导致了国门大开,如果我们不给予重视,那必定导致历史再次重演。

所以,我们必须反击,既然野兽来了,那么就要拿起武器驱赶——但是有争斗,就有牺牲。我国抗美援朝牺牲的烈士,已确定的共有19.7万。那就意味着,有197000人再也不能和他们的家人相见,也意味着,有这么多的家庭支离破碎……所以,我们要铭记那些逝去的,珍惜现在拥有的,找到那些失散的,而今天笔者要讲的是,朝鲜战争中,一名“死而复生”的老兵——柴云振的故事。

1926年,柴云振出生在四川东北部的岳池县。由于是山区,偏僻荒芜,家里很是贫苦,所以柴云振从小便经历了许多的磨难,也尝尽了许多苦楚。小小年纪的他,12岁就到附近的地主家里,做起了长工,忍受着剥削与无休止的打骂。

但即使是这样,柴云振,仍然是默默承受了这一切,15岁的时候,就挑起了全家的重担。等到柴云振长大了一点后,就以为能够寻一份好点的生计,能够帮助家庭脱离贫苦。国民党在华东集结了近50万兵力,分四路向苏北和鲁南解放区发动围剿进攻,试图一举将人民军队歼灭于苏北地区。

当然,此时人民军队早就不是几十年前弱小的火苗了,面对国民党军队的进攻,解放区全体军民奋起反击。在华中战场,我解放军运用优势以及各种智谋,取得了苏中等大大小小战役的胜利,给予国民党军沉重的一击,其嚣张气焰顿时被浇灭了许多。所以,国民党便在统治区大肆地抓捕壮丁,以补充兵力,而柴云振正是在这种情况下,被迫进了国民党部队。

一开始,柴云振认为当兵也算一条出路吧,但是没想到这国民党,比这世道还要黑暗。当时国民党军队贪污腐败,那是太阳打东边出来——再常见不过,柴云振一进到部队,就亲眼目睹了国民党部队里,大大小小的军官都在极力地收刮民脂民膏,贪污军费军饷。不仅这样,军官对士兵的欺辱与打骂也是屡见不鲜,极为常见,而士兵们常年领不到军饷,也是再“正常”不过了。

柴云振一进国民党部队,便当了一年多的伙夫,没领过一分钱的军饷。不仅如此,他还常常受到虐待,尤其在战场上的时候,稍有不快,那些军官们就会打他出气。有一次,他冒着炮火送饭菜到前沿阵地,误了送饭的时间,还没来得及等他开口,一个副营长就毒打了他一顿。

后来等到他当兵的时候,这样的情况仍然没有什么改善。所以,柴云振对国民党部队基本上就没有什么好感,于是在和解放军作战的时候,他基本上就是一枪不放,然后找个地方偷偷躲起来。后来,柴云振实在受不了,便决定当一回“逃兵”,于是他和几个朋友便秘密地计划这事。

1948年,当国民党军队兵败如山倒的时候,柴云振终于找到机会,趁自己的部队在武汉驻防时,带着几个士兵,偷偷溜出军营,并且找到了共产党,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。对于加入解放军这件事,柴云振也是考虑了很久的,既然他已经走入了部队,他也不可能再回到过去,找个地主,当一当长工,过上那种让人任意欺凌的生活。所以,他要加入共产党,打倒那些地主豪绅,打败那些国民党反动派,真真正正地为自己做一回主。

就这样,柴云振顺利地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5军。而在解放军里,他也真正地感受到了归属。毛泽东、朱德向全国中国人民解放军,发布了进军的总命令,我军以秋风席卷,高屋建瓴(líng)之势,强渡长江。

一时间,万炮齐鸣,千帆竞发,颇有百万雄师过大江之感。第第三野战军100多万人,在“打过长江去,解放全中国”等口号下,在长达500公里的江面上,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,毫无畏惧地向着对岸奔袭……柴云振面对如此壮阔的景象,也是思绪万千,感叹不已。而此时的他正是作为渡江先遣队中的一员,为全军开路。

面对敌人的火力封锁,柴云振没有一点胆怯,作为机枪手的他,始终冲在最前面,为队友开路,给敌人以最凶猛的火力压制。先遣队成功上岸后,前面突然出现了一处敌人的火力据点,而且火力极为凶猛,已经有好几个战士倒在了血泊之中。柴云振一看,有些焦急,敌人都是躲在地堡里面,外面的火力从远处,根本对敌人没有威胁,只有走到近处,才能够消灭地堡里的敌人。

于是柴云振,便冒着耳边飞过了的子弹,一步一步,慢慢滚动前进,敌人没有发现他,终于他到了一个最好的位置,柴云振连忙以最快的速度架好机枪,朝着敌人就是一阵密集的狂射……先遣队顺利地通过了这处地堡,朝着南京城进发。战斗结束后,柴云振和战友们,意外地从地堡里缴获了三挺重机枪和一些弹药,因此部队也为柴云振颁发了二等功,表彰他的勇敢。而我军在此次渡江战役上,也取得了瞩目的战绩。

1949年4月20日20时,在我军猛烈的攻势下,国民党军苦心经营数月的“钢铁防线”,变成一堆瓦砾废墟,我军于23日成功解放南京。而渡江战役,也是我军实施战略追击的第一个战役,此战役的成功,也标志着解放军向全国大进军的伟大起点。渡江战役胜利后,柴云振所在的第15军,划归为第四野战军,转战全国。

而柴云振也先后参加了华中、华南和大西南等多个解放战争,在这些战役中,柴云振表现突出,作战勇敢,多次荣立战功,成为了解放军的模范标杆。1949年12月,柴云振终于如愿以偿地,加入了中国共产党,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。但柴云振还没来得及享受几天,党给人民带来的好日子,一场风暴向着新中国,席卷而来。

1950年6月,朝鲜战争爆发,而仅仅在三个月之后,美帝国主义便加入其中,并且没有犹豫地,越过了三八线。三八线的重要性不必多说,那是我国的关隘之口,一旦被美军占领,那我国将永无安宁之日。1950年6月28日,毛主席指出,要团结全国和全世界的人民,进行充分的准备,打败美帝国主义。

经过几次商定,毛主席最终决定,由彭老总挂帅志愿军总司令,出征朝鲜,抗击美帝主义。而柴云振也是随着15军,跨过鸭绿江,来到了朝鲜战场。1951年5月底,柴云振跟随部队来到芝埔里地区,阻击美军,而阻击地点,是位于东南地区的朴达峰。

朴达峰的地理位置独特,是金化至都平公路的必经之路,也是两军交战的必争之地,而且这里山高林密,威严陡峭,是山地战的绝佳地点,但也意味着这里将会展开一场激烈的战斗。5月30日,我解放军134团1连到达朴达峰,可刚进入阵地,敌军就从四面围堵了过来。而我军连忙利用有利地形,突然向敌人发起猛烈的进攻,敌人措手不及下,损失惨重,但敌人很快凭借装备上的优势,慢慢站住了脚跟,而且敌人的飞机与大炮,很快就扑了上来。

但即使是这样,我军战士仍然以钢铁般的意志,死死地咬着敌人,不让出一点阵地。但是我军也伤亡惨重,1连坚守了阵地两天两夜,最后只剩下几个零散的战士。可是战争依旧在继续,来不及悲伤,6月1日,志愿军第15军7连立刻接替1连,防守朴达峰阵地。

敌人的炮火仍然在咆哮,没有丝毫减弱的迹象。7连采用侧翼夹击的方式,猛攻敌人阵地,最后激战了许久,终于暂时打退了敌人的进攻。可是战士们还没来得及休息,6月2日,敌人2个营的兵力,呈三面夹击状态,向着朴达峰阵地围了过来。

没有任何犹豫,7连战士在连长郭新年的率领下,拖着疲惫的身躯,再次顽强阻击敌人的脚步。激烈的战斗中,已经分不清方向,大家也都忘记了时间,连长郭新年几次昏死,但仍然坚持指挥战斗,最后战斗到了最后一刻,直至牺牲……截至到当日晚上,7连击退了敌人的11次进攻,以奇迹般的表现,守住了朴达峰阵地。6月3日,朴达峰战役第四天,9连终于赶到,立刻投入到了阵地巩固中,并且换下了,阵地上只剩下的7个人。

敌人因为伤亡过大,恼羞成怒,立刻换上了战斗力极高的美第25师,上午,敌人轮换完毕,便发动了冲锋,誓要一举拿下朴达峰阵地。短短一天时间,美军就发起了6次疯狂的冲锋。而我军也极为艰难地打退了敌人6次进攻。

可是丧心病狂的美军,见久攻不下,直接用1个团的兵力,向志愿军阵地发起了最后的总攻。敌人部队,在飞机坦克的火力支援下,像潮水一般,倾涌而来。面对这样的情况,无论是谁都会感到胆颤心惊,但我志愿军仍没有退步,战至中午时分,阵地上已经看不到几人了。

就在敌人以为就要成功的时候,危急关头,134团副团长刘占华,组织了所有的剩余兵力立刻阻击,并且投入最后的预备队8连,冲击敌人阵型。而柴云振正是134团8连的一个班长,面对现在如此危急的情况下,柴云振也不免紧紧握住了自己手中的步枪。随着敌人3个营的兵力再度来袭,柴云振一声嘶吼,跟随着大部队,向着敌人不断地开火。

之后柴云振带领全班,冒着敌人密集的炮火,从两边向敌人发起猛攻,虽然面前是一片火海,但柴云振毫不畏惧,在其他战友的掩护下,他直接绕道高地侧面,在弹雨中,冲到了敌指挥所旁。一个转身,柴云振拿起手榴弹和身旁的冲锋枪,向着敌指挥所里一顿猛轰猛扫……子弹如同大雨一般,在双方的阵地上,不断倾泻,不知道过了多久,战场上刺鼻的硝烟渐渐消散,但战斗还没有结束。柴云振费力地抬起被子弹击中的手臂,脑袋晕晕地看着敌人的阵地,又看了看自己身旁,正在不断输出火力的战友。

柴云振一个打挺,连忙组织班里剩下的几人和大部队,向着敌人的主阵地冲击。成功占领之后,柴云振一抬眼,却发现了另一个高地上,敌人正在构筑工事,于是他又立刻低吼一声,带着战士们,冲了上去。就这样,柴云振不知经过了多少次的冲刺,最后在他晕倒之前,他只记得和一个敌人扭打在一起,进行了惨烈的肉搏……事后,柴云振才知道,他用石头打倒了3个敌人后,与最后一个敌人打得不可开交,最后,在全身24处负伤,右手食指被敌人咬断的情况下,他用石头把敌人打晕,而自己也彻底昏死过去……朴达峰阻击战役结束后,彭德怀给十五军军长秦基伟发了感谢电报,而志愿军总政治部,也于1952年授予了柴云振特等功臣、一级战斗英雄等称号,表彰其突出贡献。

而柴云振所在的部队也获得了英雄部队的称号,但是,就在志愿军总部准备给柴云振,授予英雄勋章的时候,却发现无人来领取。而且整个部队都找不到柴云振,他就像是凭空消失一般。而消息传到朝鲜时,为了纪念这位英雄,朝鲜军事博物馆的展厅里挂起了柴云振的“遗像”。

1980年,北京召开了抗美援朝30周年纪念会,而当时的朝鲜首脑金日成在会议中,特地谈起了柴云振。说他和他的战友,在朴达峰阻击战中,贡献巨大,仅柴云振一人就击毙与打伤美军100余人。但后面却寻不见他的踪迹,大家找了很久都找不到,最后,很多人以为他已经牺牲了。

金日成最后诚恳地说道,希望能再找一找柴云振,可能他还活着,不能让国家功勋“流落在外”。而邓小平听完后,也高度重视,急令相关人员,追查柴云振的下落。那么,为何柴云振,没有来领英雄勋章,他究竟去了哪里?难道真的如众人所说,他牺牲了?原来,自朴达峰战役之后,柴云振身负重伤,陷入昏迷,等他醒来之后,便已经是在一个不知名的医院里。

1952年4月,住院许久后的柴云振并没有回到部队,而是选择在医院办手续,复员回家。因为等他醒来的时候,他发现自己的右手食指已经没了,这对于一个士兵来说,无疑是表示着,他再也不能拿起枪了。所以即使他知道自己回去,肯定会获得荣誉,但他仍然选择复员回家,而不给部队添一点麻烦。

就这样,柴云振拿着自己的三等乙级残废军人证书,领取了复员费,后,便回到了自己的家乡,四川岳池。而回乡后,他仍然,践行着一名共产党员的最高责任——为人民服务。在柴云振之后的余生里,他担任过大队长、公社党委副书记等一系列的职位,如一盏明烛般,默默地为党和人民照亮前方的路。

那时候,大家都以为他,是一名无私奉献的老党员,从来不知道他还是志愿军老兵,并且是国家一级功勋。但我党又怎么会轻易地遗忘,那些为新中国流过血汗的英雄呢?1982年9月,朝鲜首脑金日成再次提到了这件事,邓小平听完之后,很受感动,便指示部下:“哪怕是大海里捞针,我们也要把他捞起来哩!”随后,第15军为寻找柴云振,成立了专门的寻访小组。但和30年前一样,很多人只记得柴云振是大西南口音,并不清楚确切的籍贯和出生地。

这个时候,15军的宣传处处长李天恩突然说道:这话一出,大家眼睛一亮,之前朝鲜战争刚结束,国内经济正是梳理的时候,所以找人的难度比较大,但现在都改革开放了,说不定登报还真的有用哩!于是众人经过上级同意后,在全国各大主流报纸,以及全国各地地方报纸上,发布了柴云振的寻人启事,并且登载了柴云振的基本事迹等具体情况。有一天,一个叫柴兵荣的人正在翻看《四川日报》,忽然看到了一则抗美援朝功臣的寻人启事,他无意间瞟(piǎo)了一眼,便愣住了,再也挪不动眼。原来这个人和他的父亲简直太像了,眼口鼻等特征,也是十分符合。

他再一看寻人启事上的具体信息,和父亲当兵和复员的时间,也奇妙的吻合。柴兵荣觉得,国家要找的这个人,很有可能就是他父亲,于是他连忙赶回家中,把报纸拿给父亲看。但父亲很是平淡地看过了,摇了摇头:“我叫柴云正,国家找的是柴云振,不是我哩!”这下儿子急了:“怎么不是你哩?你看,这时间,这...这职位,还有你受伤的手指,那名字可能是口音的缘故嘛,爹你为啥不敢承认哩?”不过最终柴云振还是没有拗过儿子,因为儿子说,不是也不要紧,你就当回部队看看,见见老战友老首长哩。

1984年9月23日,一级战斗英雄柴云振“死而复生”的消息传遍了部队,也传到了朝鲜。朝鲜首脑金日成知道之后,亲自邀请柴云振前往朝鲜会谈,而经中央批准,柴云振顺利地在抗美援朝35周年,见到了这位对自己心心念念的朝鲜首脑。期间,金日成两次接见柴云振,并给他颁发了“一级自由独立勋章”。

之后,柴云振载誉归国,所到之处都是鲜花与赞誉,而后面,他也被选为全国人大代表,以及四川政协委员,参与到国家的建设当中。而邓小平也特别指示,要为柴云振同志立传,让他的英雄事迹代代流传。2018年12月29日下午,93岁的柴云振遗体告别仪式,在老家的县殡仪馆举行,社会各界人士前往送别。

至此,在熊熊的火光中,柴云振走完了光荣的一生。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