即使它很热,我也没有得到白木兰最好的诚实,李淑华也是最好的国家戏剧。

白玉兰颁奖礼,男主竞争是于和伟一超+黄轩王凯张嘉益的多强,最终于和伟实至名归夺奖。女主这边,她和童瑶的竞争把悬念一直保持到最后,结果胜出的是童瑶,至此,童瑶已经囊括了百花和白玉兰视后,即将完成大满贯。而全场最精彩的时刻,还是宣布童瑶获奖的那一刻,童瑶双手合十起身和身边人抱成一团的时候,就坐在附近的热依扎,匆匆瞥过一眼就迅速把眼神移开,继续保持目不斜视。

童瑶上台发表感言,热依扎淡定鼓掌,无悲无喜。倒是同剧组的黄尧拿到最佳女配的时候,冲过来给她一个爱的抱抱,热依扎开心地呦,眼睛笑得眯成一条缝。一看就是当年一起拜黄轩为师学西北话的剧组姐妹花。

《山海情》是这届白玉兰的大赢家,拿下了最佳剧集和最佳男女配,可是黄轩输给了状态巅峰的于和伟,孔笙输给了《觉醒年代》的张永新,而热依扎输给了童瑶。结果一公布,“热依扎没拿最佳女主角”就上了热搜,冲到第五,童瑶拿最佳女主的热搜位,13位。《三十而已》火到那么出圈,没人敢说童瑶不配,但大家还是忍不住为热依扎感到可惜。

不过想一想,要是水花知道这个结果,会怎么说,大概还是会抹一把汗,抿嘴一笑说,难过啥,赶紧种蘑菇咧!大家都说替热依扎意难平,但我倒觉得,大可不必。热依扎输奖,大概率不是输在演技,而是戏份,毕竟,比的是最佳女主奖。虽然从番位上,童瑶在《三十而已》只是二番,但拥有着绝对独立且吃重的剧情线。

而水花之所以给大家留下这么深的印象,更多是热依扎演技太惊艳,典型的以少打多,但从戏份看,水花的戏份,怎么撑,也难撑起一个女主。老实港,当初热依扎去剧组面试的时候,要是一开始说面试的是女主,她八成去都不会去。《山海情》妙得很,了解正午阳光的观众就知道,这其实是正午阳光用老演员用得相对最少的一部。

男主黄轩,关键配角张嘉益、尤勇智,都谈不上是固定班底。但孔笙用演员是一贯的准,一贯的好,就像黄轩,是真的好,好到一切表演都在精准的计算之中,可以严丝合缝地嵌进故事里,嵌进孔笙的乡土情怀里。可热依扎绝对是个意外,她是第一次演孔笙的剧,当然还是在孔笙的掌控之中,但却不完全在孔笙的预料之内。

孔笙在为《山海情》选角时,李水花这一角,试了很多个演员都不满意。直到热依扎过去碰运气,孔笙才认准了,就是她。孔笙其实不算热依扎的贵人,但他真的好演员的贵人,王凯如此,胡歌如此,刘敏涛如此,热依扎也是如此。

好演员遇到他,就像煮开水,别人那儿最多是八九十度,孔笙这里就烧到100度,演技就沸腾起来。而且当初热依扎刚惹了好几场风波,又刚生完孩子不久,还在哺乳期,要拍戏的话,就得把孩子带到剧组。她还怕导演和剧组的人嫌弃她们。

结果正午把她保护得很好,但她来演了,又并不像以往孔笙剧里那些严丝合缝的女演员。她演戏是规矩的,但戏本身却像疯长的苔藓,带着顽强的生命力,你根本不知道她的极限在哪里。这个故事说的是,如何将飞沙走石的“干沙滩”建设成寸土寸金的“金沙滩”。

剧集一开场,就是德福去把跑掉的村民逮回来,可跑掉的人,个个都说宁愿死也不回去,太苦了。追问原因,一个比一个有理,“饿啊,饿得回来直吐酸水”。结果被德福他爹一句话怼回去,“你吃了屎了吐成这样”。

德福费尽力气找了几户人去吊庄,可是供电局不给电,因为必须60户家庭才能供电,金滩村刚好59户。就在这个节骨眼,水花拉着板车带着丈夫孩子,徒步了七天七夜,来到金滩村凑齐了60户家庭。很多观众到现在都忘不了,马德福在晨光中望见拉着板车的水花,咧开嘴笑,水花也对远方正在注视着她的得福笑了一下,这么一笑,观众的泪水就哗啦哗啦流下来了。

有人说热依扎剧中的哭戏好,其实最精彩的是她的笑脸。这么爱笑的水花,命却苦得要命,本是读书的好苗子,因为家穷得不辍学。原本和男主马得福青梅竹马。

却被父亲卖去隔壁村。故事开头就是她逃婚,得福奉命去抓她,热依扎一个闪闪缩缩的动作,加上泪眼,就把观众的心都震碎了。得福没抓她回去,还给她身上所有的钱,让她跑远点,可她想到爹可能会被兴师问罪,又含着泪回来。

她一回来,对着得福那么一笑,笑着笑着,又忍不住哭起来,对爱人的留恋安慰,说不出的委屈难过,五味杂陈,不用一句台词,就全都告诉观众了。流量女明星对着剧本演都演不明白,但热依扎的表演是往剧里加东西。后来水花丈夫在修水窖时不幸遭遇塌方,压断了腿造成终生残疾。

她也没有要死要活没空哭天抢地。一个人,拉着一辆板车,载着丈夫和子女,往吊庄赶,为全家人寻条活路 。当然有人会疑惑:这么精彩一个人设, 谁来演不都一样吗?当然不一样。

是因为热依扎对角色独特的理解,才塑造了独一无二的李水花。比如走了七天七夜边走边唱前往吊庄一幕,很多观众说是近几年中最令他们动容的影视片段。但唱歌其实是热依扎自己唱的,她觉得一个女人走了这么远,必须有点精神支撑才撑得下来,于是自然而然地唱起了山歌。

夕阳下,一个女人,一辆板车,旷野无垠,歌声嘹亮。可还不止,到了戈壁滩上,就一片黄土,要从地基开始搭新家。换成别人,八成蔫了。

但水花却笑着说,这就是我的家了。得福在后面都快难过得哭了,她却笑着说一句“好着呢”。好着呢,就成了水花的口头禅。

哪里好了,哪都不好,但有了这般的女子,日子再不好,也要让它变好。原本是一个苦命女子的坚韧故事,因为热依扎的表演,就多了几分温柔的诗意,她释放出的坚强,起初强劲如风,而后又渐渐被西北的风沙吹散,但任凭风沙再吹,也吹不散她脸上的笑容。因为“额们水花,是唱花儿的花儿哟,是自由行走的花。

水花笑着呢,日子好着咧!”日子越是难得过不下去,水花的笑容就越是坚韧,因为女人是水做的,水花却自己在水中开了花。在吊庄艰难的日子中,连最昂扬、热血的德福,面对眼前的难,也曾经气馁,甚至怀疑过——但只有一个人,你问她过上好日子的信心动摇过吗?没有,从来没有。换了其他的演员来演,会觉得夸张。

但放在热依扎身上,就觉得顺理成章。我敢说,即使是孔笙导演,也想不到热依扎能这么演,她表演的生命力就像戈壁滩上的野花,是不被命运束缚自己生长出来的,是旁逸斜出的。她是这部戏的意外,但却是最美丽的意外。

这个角色,不仅在外形上颠覆了热依扎以往时尚美艳的形象。在性格上和热依扎本人也差异很大。但只要是夸剧的,几乎都都要把热依扎拎出来单独夸一遍。

好像没夸热依扎,这部剧都白夸了一样。可问题是,在这部剧之前,热依扎的名字可不是跟好演技连在一起,而是跟“穿着暴露”“抑郁症”甚至“作”等等负面的评价连在一起的。坚韧淳朴的农村女性其实不好演,很容易掉入一个自我感动的圈套,别人没感动,自己先哭得惊天动地。

问题是角色的根没稳,哭再多只会让人觉得油腻,假大空,是没有血肉灵魂的。而热依扎演技的妙笔就在没有刻意要去塑造一个女英雄。这是角色的魅力,也是热依扎的。

国内不乏优秀的女演员,却很难找出几个真正能演出淳朴的女演员。镜头一给特写,她就眉头紧蹙,满脸写着“快看,我要开始秀演技了”。但淳朴和坚韧更多是一种感觉。

用力演容易,问题是如何让观众真正理解了每个行为背后的逻辑和意义。热依扎其实用的是笨办法。从未去过宁夏,也一点不会讲宁夏方言,那就天天跟着黄轩和当地人学,所有台词前一天晚上背熟,第二天拍摄时现学现卖。

样子太时尚,就提早跟着剧组体验生活,风吹日晒走一波,高原红就晒出来了。一脸干涸的皮肤,加上原汁原味的方言,简直是土生土长的人儿。正是这种接地气,把当地的原生态给演了出来,有质感,浑然天成。

还有一些规矩是体验生活才能学到的。很多女演员一眼农民就把手搞得很脏——你看,老娘卖力吧,粉丝又能吹一波了吧。但真正的农妇干农活的时候要带手套的,因为还要做饭,“不能让手心脏着”。

还有些东西是埋进身体里的,比如剧中水花被教授问是不是想学种蘑菇,热依扎的反应是表情犹豫了一下,但身体又忍不住向前倾,因为水花“自卑,怕给城里人添麻烦”,但又想种蘑菇挣钱。所以演到最后,哪怕热依扎顶着一张美丽的脸,观众还是觉得,她就是个面朝黄土的普通农妇。但只是这样,水花还打动不了人,观众喜欢水花,不是因为她是农妇,而是因为她是她聪明、坚强、能吃苦,又有决断、拎得清,还重感情。

剧中得福是村干部,可她依靠德福了吗?当然没有。这一切,也让人想起现实中的热依扎,同样,也是一个单亲母亲。某种意义上说,水花和热依扎,是相互成就的,热依扎演出了水花,但也被水花治愈了。

在网上公开自己有抑郁症,引发网暴,在网上和网民互怼,造成误伤,又被怼。可是好巧不巧,就好像水花这个角色,就在热依扎人生这个坎上等着她。用热依扎自己的话说,越演我的状况就越好了。

拍摄的时候热依扎正处于哺乳期,就连拍摄休息时,热依扎也是一有时间就“背奶”。要照顾孩子,还要背台词,学当地话,这一切都让人难以想象,但正是热依扎从亲身体验中沉淀出的真实感,那种没什么能难道热依扎的力量,也在无形之中让“李水花”这个角色的层次感更加丰满起来。也是这个角色,才让观众发现,这个在北京胡同长大的新疆女孩,是怎样从《甄嬛传》的“宁贵人叶澜依” ——热依扎作为演员的信念感不是在演技综艺用口说的,是一路演出来的。

所以这种信念感,就透出一种难以被战胜的坚韧。越是被命运撕扯,就越是有一种生命的光彩透出来。到最后,热依扎和水花的命运相互交织,才为女性的命运做了最好的注解——每个人是生长于戈壁滩上的野花,风沙一来,聚散都不由自己,但有些女人,就是能从尘埃里开出花来。

《山海情》中的水花由此击中了观众内心最柔软的地方:我们希望善良坚韧的人会有好的下场,希望那个拉着拖车走上七天七夜的女子会苦尽甘来,希望所有努力的付出会有回报,我们这么希望水花,也这么希望热依扎。可是“志合者,不以山海为远。虽然没拿到最佳女主,可是《山海情》拿下最佳电视剧全体主创们上台的时候,黄轩就像剧中的马德福一样谦虚站在最边上,而热依扎就像春天里的花,骄傲地站在侯鸿亮旁边。

《山海情》有句台词说得好,“有奔头那就不算苦,没奔头那才叫真的苦。正午阳光喜欢和用熟的演员合作,热依扎现在是了,接下来的日子,当然是有奔头的,而一个真正的好演员,总是会让人想多看几眼。至于最佳女主,拿到了当然更好,拿不到,就随它去。

失去德福水花都没哭过,一个女主奖杯而已,算得了什么。真正的好演员靠的不是奖杯,观众在心里觉得你是,你就是。。

相关文章